[ 收藏本站 ] [微信公眾號] [視頻] [圖片] [網站地圖]
 

  熱門標簽:

區縣動態:  商州區  洛南縣  丹鳳縣  商南縣  山陽縣  鎮安縣  柞水縣        
當前位置: 主頁 > 美麗商洛 > 商洛文化 >  

【周文治散文】周家院

時間:2017-08-06 15:42來源:周文治 作者:周文治 點擊:
確切地說,我是屬于周莊的周家院人。周莊里多數人姓周,但卻屬于三個不同的周。周家院的人說話是南方口音。小時候要過年了,父親會讓鄰居堂叔寫春聯,總不忘把堂屋先人牌子
【周文治散文】周家院

     確切地說,我是屬于周莊的周家院人。周莊里多數人姓周,但卻屬于三個不同的周。周家院的人說話是南方口音。小時候要過年了,父親會讓鄰居堂叔寫春聯,總不忘把堂屋先人牌子也換個新的。我扒在案頭看堂叔揮毫走筆,也弄清了我們的先人是“天地君親師”。堂叔告訴我,說我們老先人大度,先敬天地,再敬君主,才敬自己的親人,特別是把老師也當老先人一樣敬著,雖說是放在最后一位,但也太不容易了。

而本地人眼里只有他們的老先人,像周莊的本地人,先人牌子上只是“周門歷代祖宗之神位”。我后來才得知,我們這些人是客家人,就是從遙遠的南方逃避戰亂,才移居到這深山溝的。我們的先人牌子的上下左右四邊,還分別有:福祿財神,火官大帝,九天東廚司令,周氏堂上宗祖。也就是,除了主位的天地君親師外,給財神爺、火神爺、灶王爺也設了位子,最后才是自己的祖先。

       這是我接受的最早的家族文化,隨著年齡漸長,也是越發的對我的祖先驚嘆不已,從心里膜拜了。
       從我記事起,周家院里住戶應該算是四家,東邊的四合院住著三家,我家住西邊偏院。說本是一個祖宗,但我的印象里,很少有那種一家人其樂融融的氛圍,留在記憶里的總是那種爭斗不休的場景。
和我家一墻之隔的堂叔,可以說和我的父母爭斗了一輩子。他家的正門本身是開在東邊的四合院里,卻總是在西邊的我家方向開個門,于是為一些農具柴草的放置,和我家爭斗不休。在我記事時,我家就沒有了院子,說是由于火災燒掉了門樓和后房。但是父母為了守住自己的地盤,經營了幾十年,才形成了今天的封閉式的土院子。
我是漸漸才明白過來,堂叔一家是在四合院里爭斗中屢屢失敗,才向軟弱的我家擴張的。堂叔是周家院他那一輩人唯一的知識分子,據說是到州城或省城上過學的秀才。他是獨子,被他的父親硬行留在家里。堂叔的父親善于經營,會做香表生意,積累了些財富,有能力送他到大地方上學。不幸的是,解放后由此被劃定為地主成分,這一家人變成了周莊的另類。那個地主爺爺我沒有見過,倒是我那個地主婆,使我曾經感受了許多的人情溫暖。我記得,她一直就住在門向我家方向開的那個小房子里。原來是被自己的寶貝兒子給另出來了,才無奈和我家成了對門。這個奶奶對我們一家人,是十分友好的。我經常到她的小屋去,她總是給我找這樣那樣的好吃的東西。如果實在沒有啥給我了,總是把我摟在懷里,心疼個不停。她常常被大隊開會時拉去批斗,回到小屋后,母親帶著我老去陪她,默默地流半天淚。她是周莊里唯一裹小腳的女人,那時候我還以為就是因為裹了小腳,她才挨批斗呢!

     周家院住正房的,是我們院里人口最興旺的一家。其他和我家在內的三家,都是兄弟一人。

     住正房的我那個本家爺,應該是我爺爺那一輩最小的,他生了四個兒子,小的那個叔叔比我的大哥還小。因為不相鄰,井水不犯河水,我記憶里父母沒有和這家有過戰事。我見了他,也幾乎是躲著走,盡管心里有些莫名地怨恨,卻從不敢冒犯。
周家院里住東廈子的一家,是和我家最友好的。在我的記憶里,父母從來沒有和這家叔叔嬸嬸高過聲和紅過臉。這家的姊妹四個和我一家姊妹五個,幾乎沒有親疏之分。這家叔叔在縣上工作,他的住處也幾乎是我來往的落腳據點。這種友誼一直延續到如今。

     曾經的周家院,住了30多口人。每逢飯時,我家門口熱鬧非凡。一長溜的石頭上坐滿了吸吸溜溜的端碗吃飯的人。而今,整個院子只有我79歲的老母親一人留守在這里。和我家爭斗了幾十年的叔叔和嬸嬸,我每次回家問候他們幾聲,也都是樂呵呵的,只是一次比一次蒼老了。他的幾個兒子也分家另戶走出了這個院子。我回家時,碰不見他們中那個身影了,一問母親,母親淡淡地說:走了!我便怨母親,不管怎么是我的長輩,也不捎信讓我送送他們?母親也是淡淡地:送他們,他們也看不到啊!

     正房的我那個爺啥時走了,我也不記得了。只是我的那幾個叔叔們,給我留下了終生難以磨滅的記憶。曾經最為興盛的這一家人,我的四個叔叔都因這樣那樣的原因,先后過早地離開了人世。和我同一輩的小弟弟妹妹們,一些已流落到河南和西安等地安家了。他們也幾乎和我們成了陌路人,周家院在他們身上已沒有任何記憶了。任他們父輩曾經住過的房子徹底垮塌,長滿了荒草。

而另一家的嬸嬸和叔叔,我和在外工作的二哥每次回家,都不忘去看看他們。他們最后走的時候,母親早早給我捎信,一定要我們哥倆無論多忙都要趕回來,為他們送最后一程。

     如今,我每次回家,盡管知道東邊的院里已空無一人,但總是要去那里看看,一呆就是半天。不知不覺就穿越了時空隧道,在心里和我們的叔叔嬸嬸們無聲地交談。我還曾經萌發過一個愿望,把這已經荒蕪的院子重新建起來,在此安度晚年,終生用心守護我的這片精神家園。
     但是,愿望終歸是愿望。妹妹和大哥曾經把這個想法給已定居在外地的房主人提及,人家便堅決表示不愿出讓。我想,這里何嘗不也是人家的一片精神領土啊!

     周家院,雖然在逐漸地被廢棄著,卻永遠成為棲息我靈魂的禁地。(作者系丹鳳縣委宣傳部副部長、縣文聯主席)


作者:周文治生于1968年10月,陜西省作協會員,現任丹鳳縣文聯主席。


(責任編輯:商謀子)
 同類新聞News
二維碼生成器
頂一下
(0)
0%
踩一下
(0)
0%
------分隔線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 頭條新聞News
 商洛動態Shangluo News
 區縣動態County dynamic
真人真钱网上棋牌新澳博
南宁宾馆按摩服务 开始与结果 重庆麻将技巧 湖南幸运赛车开奖结果走势图 新11选5 激光捕鱼达人官网 澳洲幸运5开奖机器人 王者荣耀妲己cos色诱 新时时群 广西今天快3开奖走势